了解生源状况和孩子家长的需求

作者:一及片欧美激情_首选   |   浏览(189)

  乐歌,本名陈军,某铁路单位员工,生于七零年代,曾在北国边疆当兵,部队时接触过新闻写作,对军营生活颇有感情,2014年参加户外单车运动,起初只是写写游记,把路途的见闻、风土人情、以及自己的所思所想写出来,在微信朋友圈、QQ空间等新媒体平台分享。真正意义上散文创作,是战友一段跨越30年的爱情故事感动了我,写出来后,投到本地媒体和战友圈,引起不小震动,自此对文学创作产生了浓厚兴趣。

  2016年这个冬天格外冷,年关将近,朔风却不依不饶,吹得路人瑟瑟发抖,灰暗的天空压得很低很低,不时有状如柳絮的细小雪花夹杂着雨丝飘落。顾馨抖了抖身上的雪花,拢了拢额头被雪水浸润的刘海,伸手推开幼儿园会议室的大门,一股暖融融的气息迎面扑来。今天她的心情很不错,昨晚的市电视台春节文艺晚会上,她和她带领的孩子们大放异彩,由她编排的幼儿舞蹈《春回大地》,赢得了观众们如潮地掌声。孩子们从舞台下来时,她走上前去,张开双臂,与他们拥在一起,眼里闪烁着幸福的泪光,一个多月的辛苦排练终于没有白费,孩子们太可爱了!

  见顾馨进门,钢花幼儿园园长林丽热情地迎上去,帮她解下驼色小背包,搂了搂她的肩膀,亲热得像两姊妹。这一幕,让在场的十几位女老师多多少少有些羡慕、嫉妒,但林丽不管不顾,依旧笑容可掬的与顾馨搭话,“馨馨,你这件毛绒大衣哪买的,真漂亮啊!”一句话把大家的目光吸引到顾馨身上,她今天穿着一件短款银灰色毛绒外套,毛色光亮顺滑,与背上的小包搭配得恰到好处,像一只漂亮可爱的银狐,一头蓬松的波浪式秀发向后稍稍拢起,光洁白净的面庞上,眼睛不大却格外有神,鼻子小巧精致,两片涂着淡紫色唇膏的薄嘴唇,一开一合中,越发显得气质娴雅、娇俏可人。

  “好了好了,你来了就好,不扯闲篇了,咱们开会吧!”林丽把话题收回,示意大家围着椭圆形会议桌坐下,自己走到前方正中的位置落座。

  “今天是个好日子,咱们钢花幼儿园四喜临门!一是顾园长排练的节目在市电视台春节晚会上一炮打响,受到市领导地好评!”话音未落,掌声响起,林园长伸开双手做了个下压的手势,继续说:“二是,咱们幼儿园获得了市级明星幼儿园称号!”掌声又起,林园长再次示意安静,又说:“第三呢,就是我个人获得了市优秀私营企业家称号!”

  “私营?企业家?咱们幼儿园不是大家集资办的吗?啥时候成了她个人的了?”台下有了窃窃私语。

  “就是啊,她是私营企业家,那我们成了什么?股东还是雇工?”老师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茫然,最后都把目光落到顾馨脸上,她可是林老太婆的左膀右臂,又是咱们这群幼师的主心骨,看看她怎么说。

  大家眼巴巴看着顾馨的时候,她也一头雾水,她不明白林园长为什么突然这样说,也不明白是哪个部门评的什么狗屁称号,怎么不调查清楚就瞎评呢?她心里想着,嘴上欲说还休。

  “大家都别议论了,听我说第四喜。”林园长拔高声调,接着说,“去年的经济效益不错,我给大家发奖金!我点到名的,在表格上签个字就可以拿走。”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表格和一大把红纸包,在大家眼前晃了晃。

  没有预想中地欢呼雀跃、喜上眉梢,大家都默不作声,林园长一连喊了几个人名字都没有人应声,也没有人从座位上离开,会议室里死一般的寂静,空气里似乎可以嗅到大战来临前的紧张味道。

  顾馨抬起头,注视着林园长投来的灼灼目光,薄唇轻启,“林姐,我想问你一句,今天发的是奖金还是年终分红?如果是奖金我就拿着,那什么时候给我们公开账目,发放股东分红呢?”声音不大却言辞犀利,一句话说得让林园长差点没回过神来,张嘴“啊啊”两声,没有马上接茬。

  “对啊,咱们幼儿园是2005年挹江钢厂子弟幼儿园转制而来的,你林园长出资了51%,充其量只能算个控股股东,而剩下的49%是大家集资买下的,怎么说大家也是股东,幼儿园是亏是赚也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吧!”

  “就是,十多年了,也该给我们公布公布账目吧!”一时间群情激奋,你一句,我一句,老师们似乎要把积蓄已久的不满与愤懑一下子发泄出来。

  “我看你们是好日子过久了,忘记了当年的苦吧!你们也不想想,当初企业改制,让咱们自负盈亏、自生自灭,大家一夜之间没了饭碗,是谁把这个乱摊子接过来?是谁给了你们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当初你们哪一个不是眼泪吧嗒吧嗒的求我,要我把你们留下来?现在好了,幼儿园刚刚有了一点起色,你们都眼红了是吧,都学着从峨眉山上下来摘桃子了?!”林丽一连串几个问号,似乎很有理。

  她顿了顿,清清嗓子,又接着说道:“今天这个奖金我反正是发了,你们爱拿不拿!股东?我说你们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分红,我想给就给,不想给你们也别指望!至于账目嘛,就在财务室躺着,你们爱查查去!”

  见场面不可收拾,林丽又一次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了顾馨。在她看来,顾馨一直是向着自己的,这些年幼儿园也多亏她支撑着。想当初,自己刚刚接手幼儿园,老师们一个个人心惶惶、泪眼婆娑,要知道她们先前的身份是国企员工,有着先天的优越感,一夜之间变成了下岗女工、自谋职业者,这样的心理落差,谁也一下子不能转过弯来,只有顾馨擦干眼泪,冷静的思考现实与未来,人不能总活在过去,身份没了可幼儿园还在,“断了奶”不见得就是坏事,只要肯努力,只要人心齐,生活就有希望,幼儿园的明天就会更美好!在顾馨的说服、鼓励下,老师们心中重新升起了希望的风帆,紧紧地团结在林丽的周围,一起打扫教室、美化校园,自己动手修理桌椅板凳、娱乐设施,制作教具,又四处发小广告,发动亲戚朋友拉生源……那段日子,她们这个小团队亲密无间,充满着积极向上的力量。每每想到此,林丽的心中一阵感动。

  “林园长!”顾馨很少这样叫她,除非是正式场合。“今天这个事您必须给大家一个交代,这可是个原则性的问题,别怪我不给您面子,否则,我这个副园长没法继续做下去,当初是我苦口婆心把大家留下来的,你让我如何面对她们?”

  林丽没想到,她的得力助手顾馨关键时候胳膊肘往外拐,这些年自己可没少栽培、提拔她,那时候她专业素质不高,自己手把手教她,还多次派她出去学习深造,回来又委以重任,先是指导老师、课业小组长,后又让她做了一个分园的园长,去年又把统管教学的总园副园长的重担托付于她。尽管顾馨很优秀,在幼儿园做出了不少成绩,也为幼儿园培养了不少后备力量,在她看来,这一切不都是在她的信任支持下取得的么?现在倒好,学会跟我翘盘子(造反)了?

  想到这,林丽怒不可遏,“不想干就别干了,不信没你个张屠户我就吃带毛猪!”一场年终庆功会、表彰会,就这样变成一场闹剧,不欢而散。

  顾馨本以为,今天的不快,只不过是个小插曲,会很快过去。她觉得自己与林园长的交情不浅,这些年为幼儿园出了不少力,吃了不少苦,林园长对自己是满意的,赞赏的,不至于为几句口角就把自己怎样;她也相信她的人品,她今天所说的话应该只是一时头脑发热,在顾馨看来,当初幼儿园改制、集资,大家是签过协议的,有关部门也做过公证,白纸黑字还放在原单位档案室存着呢!以林园长的聪明睿智,不会愚蠢到单方面撕毁协议吧!

  她想,林姐怕是提前进入更年期了,她以前可不这样,态度和蔼可亲,待人接物、举手投足都透着优雅、自信,是自己学习的榜样。平心而论,钢花幼儿园能有今天,多亏了她。那时候,幼儿园刚刚被企业剥离,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要支持没支持,要人气没人气,林园长毫不气馁,四处奔走,多方呼号,要来了主管部门支持,找来了企业赞助,一点一点地培植信心和人气,渐渐的,生源多了,幼儿园的知名度打出来了,幼儿园从一个,变成了一个总园三个分园,这两年更是连续获得“明星幼儿园”称号,受到了市、区两级领导的重视,发展的势头更好了!

  难道她被荣誉迷了双眼,被利益冲昏了头脑?顾馨不敢多想,好好过年吧!但愿过年的喜悦心情,能够冲淡她不切实际的想法,希望一切都好起来!

  转眼到了正月初八,顾馨带着新年的喜悦心情到幼儿园上班,当她拿出钥匙开自己办公室的门锁时,却怎么也打不开,这时楼道里走来一个年轻女孩,冷冰冰的说:“你是顾馨吧,这里已经不是你的办公室了,你已被开除,到财务室结算一下你的工资吧!”

  怎么回事?就这样让我滚蛋了?我做错了什么?带着疑惑,顾馨往园长办公室走去,她想问问林丽这到底是为什么?到了门口才发现,园长办公室的门紧闭着,那几个在会上也曾质疑过林丽的老师使劲地拍着门,里边毫无动静,很显然,这些人与自己命运一样,被人家当垃圾一样扫地出门了!

  必须给自己要个说法,为姐妹们讨回公道。顾馨没有马上去找新工作,而是去了原单位挹江钢厂查原始资料,又去找当年曾参与幼儿园改制的企业领导和教育部门领导,还有当事的老师们,让他们写出了证言证词,又找到律师事务所的朋友,详细地咨询了有关法律问题,然后去找林丽,她想面对面、心平气和地与她谈谈,她并不想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只要有一分一厘和平解决的机会她都要尽全力争取。然而,林丽非常强硬,根本不给她论理的机会,直接说:“要打官司是吧,请便!”

  “好吧,那就法庭见!”顾馨觉得,对方态度如此恶劣,没有继续跟她啰嗦的必要,自己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

  半个月后,顾馨代表姐妹们向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诉讼状,一是要求钢花幼儿园承认她们的股东身份,并保护她们的股东权益不受侵害;二是对钢花幼儿园无故终止当事人劳动合同行为,提出按现价退还股权并赔偿相关损失的要求。

  随后,案件进入了漫长的司法调查取证过程,这期间,顾馨和姐妹们除了积极配合调查,还经常聚在一起谋划着未来。她们想,人从哪里跌倒,就应该从哪里爬起来,我们做幼教工作这么多年,有经验、有人脉资源,还有顾馨这个金牌园长,何愁事业不成?于是,她们又拿出当年的干劲,在开发区新建的各高档住宅区做调查,了解生源状况和孩子家长的需求,一张崭新的蓝图在她们的心中绘就。

  2017年11月,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钢花幼儿园股东权益纠纷案,双方在法庭上你来我往,针锋相对,各自陈述了诉讼理由。

  数日后,法庭开庭宣判,“支持原告地诉讼请求,被告应按原协议规定,根据出资额核定原告所占钢花幼儿园股份比例,并按照相关法律规定保护其作为股东的一切民事权利;同时根据协议规定,当事人解除劳动合同后,钢花幼儿园应按现价退还股权并赔偿相关损失。”

  官司赢了,顾馨她们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由于钢花幼儿园以各种理由拖延、阻挠,既不愿提供详细地财务状况报表,又不允许股东查账,使股东权益核定工作陷入僵局。不能执行的判决书形同一纸空文,乌云笼罩在顾馨和姐妹们的心头

  2018年初,在区法院执行庭的一再催促下,林丽终于同意顾馨和姐妹们到幼儿园查询财务账目,法官们在场时,林丽满脸堆笑、点头哈腰。法官一走,林丽的脸马上变得冰凉而阴沉,不再搭理她们,推说有事,摔门而去。不一会,来了几个眼睛瞪得像铜铃的彪形大汉,凶神恶煞般地站在她们身后,警惕地注视着她们的一举一动。当有人拿出纸笔刚要进行记录时,马上被一个满脸通红、暴着青筋的光头男人抢走,还夸张的冲她们晃了晃拳头,咬牙切齿的说:“我看你们欠揍了是吧!”女老师们一个个屏住呼吸,不敢吭声。眼见查账工作无法继续,姐妹们的申诉之路将再次面临僵局,顾馨知道,害怕是没有用的,你不勇敢谁替你坚强?面对穷凶极恶的暴徒,她选择了挺身而出,厉声说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要暴力抗法吗!叫你们林园长出来说话,不然我报警了!”

  “光头男”恼羞成怒,他没想到,这个弱不禁风的女子,面对自己声色俱厉的样子,竟然毫无惧色。“,还真有不怕死的!”他骂骂咧咧,冲过来猛地推了顾馨一掌,身体单薄的她哪里扛得住这突如其来地强力打击,歪斜着向侧后方向打了几个趔趄,身子没站稳,额头磕到一张桌沿,随后又倒在地上,她伸手捂住剧痛的前额,殷红的血流,像一条蚯蚓从指缝间爬出。

  “打人啦!打人啦!”姐妹们如梦初醒,一边高叫着,一边围拢过来,卫护着顾馨,向着歹徒怒目而视,光头男见势不妙,再也不敢造次。此时,有人拨打了“110”电话,十多分钟后,民警来了,刚刚还神气十足的“打手们”一个个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第二天,钢花幼儿园园长林丽雇凶打人的消息不胫而走,现场打人视频在微信朋友圈、抖音等网络多媒体平台疯传,不仅成了市民茶余饭后的话题,也受到了本地媒体的极大关注,《挹江日报》次日就报道了事件的详细经过,《磁湖晚报》则对打人事件背后的故事产生了浓厚兴趣,接连推出《雇凶伤人事件后续:侵吞股权是祸根!》的深度报道,市电视台、广播电台也不甘落后,纷纷推出独家报道、新闻观察等节目,使该事件的热度和影响力进一步发酵。

  一时间,“山雨欲来风满楼”,来自媒体和人民群众呼声,让市领导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地压力。市委周书记亲自批示“责成有关部门严查,给人民群众一个满意地答复!”

  后来,从媒体报道得知,钢花幼儿园园长林丽因涉嫌雇佣社会闲散人员殴打正常查账人员,非法限制他人人生自由,被公安机关拘留;她的所谓“保安队”也被勒令解散,其中行凶者刘宝庆(也就是“光头男”)因涉嫌其他不法行为,被公安机关羁押继续调查。

  一周后,法院向幼儿园派驻工作组,监督退还股权工作,并邀请审计师事务所介入,对幼儿园历年账目进行盘点,经过一个多月的紧张工作,终于拿出了股东权益报表。

  2018年5月中旬,在法院的监督下,林丽不情愿的与各当事人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并承诺股金和解除劳动合同违约金将在五日内打到每个人账户上。

  法律是公正的,公道自在人间。经过一年多的奔走、呼号和期待,顾馨和姐妹们总算讨到了说法,拿到了本应属于她们的一切,资金到账的那一天,她们再次聚首,百感交集,相拥而泣。

  此时,筹建的新幼儿园已初见雏形,地点选在了本市最大的高档住宅小区“磁湖明月”,小区内配套设施齐全,就连幼儿园的房舍与场地都是预留好了的,这是一个双赢的选择,顾馨看中的是这里高素质、高知识人群的密集度、对孩子早期教育的要求高,而小区的建设方则看中了顾馨的新颖国际化的教学方案、以及她的高素质幼教团队,还有她“金牌园长”的名头,一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差一笔巨大的启动资金了。顾馨提议,把自己从钢花幼儿园拿到的股金和赔偿款拿出来,作为启动资金,姐妹们见状,也纷纷表示,既然是一起创业,就该同心同德,有困难大家一起上,馨姐能做到的,我们也一样能!

  2018年8月28日,磁湖北岸,郁郁葱葱的大众山下,一栋栋一排排高楼钻入云端,位于小区中央广场一侧的如童话世界般的院落中,新颖的教学游乐设施让人耳目一新,二层教学楼正中的一块电子屏上滚动的“热烈庆祝馨月幼儿园开园”字符映入眼帘,房舍外墙上各式各样活泼灵动的彩色拼图让人仿佛回到快乐的童年,一块巨大屏幕前聚拢着一大群带着孩子的年轻男女家长,他们的眼里都流露出惊喜的目光,屏幕上,图文并茂,动态展示着“智慧童年培养计划”、“幼儿才艺培育计划”等等。楼道口处,齐齐整整摆放着两排花篮,这些都是各相关单位友情赠送的,一条条“某某单位恭祝欣悦幼儿园开园大吉”的红布字条在夏日难得的微风中轻舞,让人意外的是,这些花篮中竟有一个是挹江市钢花幼儿园送来的。一楼走廊尽头一间办公室门口,排起了长长地报名队伍,老师们忙着登记、收款、开票、发放《入园须知》……

  此时的新园长顾馨穿着一套淡驼色短裙套装,胸前别着红色礼花,正陪同一群领导和贵宾到园区各处参观、解说,脸上洋溢着阳光般地微笑,目光里透着坚毅、执着与自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一及片欧美激情_首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