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党和国家丢了形象

作者:一及片欧美激情_首选   |   浏览(198)

  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世界汉语文学作协高级作家。自幼习文作诗,主要创作小说、电影剧本、散文、诗词等。作品散见于《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山西市场导报》《发展导报》《太原日报》《作家报》《火花 》《五台山》《吕梁文学》《新田》《燕赵文学》《文学月刊》等省内外报刊杂志,并多次获奖。出版作品集《守护心灵》小说集《梦境疯长》。2013年自编自导了微电影好人系列剧第一集《孝子狗则》;2016撰写并随中央电视台剧组赴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拍摄了纪录片《探访印度尼西亚》。2017年拍摄了好人系列剧第二集«最美媳妇薛俊兰»。

  王强看出了我的坐立不安。他给我点了一支烟,我抽了几口又灭熄。我不由地站起来,在地板上来回踱步。

  “你这个鬼话骗了别人,骗不了我,快说吧,什么心事?如实招来。”王强与我边开玩笑地说。

  媚红是我的初恋情人,二十多年没见了。听说她日子过得不幸,离异好多年了。她也在这个小区居住,在王强家的前两排。

  电话那头说话了:“喂……谁呀……”?我凑在电话旁,激动地想搭话。王强推了我一把,强先接话“媚红,是我,没听出来?”

  挂了电话王强数说我,不能让她知道你在我家,你这个负心人,人家哪能受得了。媚红与王强都是我高中同学。当年的媚红天生丽质一表人才,是我们班出了名的班花儿,倾倒了我们班所有男生。尤其是我下了半年的功夫,才把媚红追到手。但后来我又无情地甩了她。

  当年的媚红才华出众,什么写诗呀、唱歌呀、跳舞、弹琴、样样都拿手,连绘画水平也很不错,太多的追求必然会影响了她的其它成绩。

  落榜与失恋的双重打击击败了她的斗志,她没有选择复读而是草草地结婚。当然有我的因素,她想让新的感情冲淡我,结婚后她发现那男的是个酗酒如命的酒徒……

  此刻,我内心很复杂,想见又怕见。其实我无脸见她,但不见又觉遗憾,怕以后没有见的机会。人说初恋是最难忘的,真的会伴随你一生。尤其,像媚红这样善良的女人。只怪我当初无德,得意忘形中冲昏了头脑。

  这也许是我得的一种“病”,与肝炎,肺炎一样的道理。肝炎、肺炎也许是由重感冒引发,而我是人生一得意就会“生病。”作为总经理的我还对不起与我并肩战斗了好多年的员工,我贪污收费,挪用公款,导致我公司亏损,欠了员工们半年多的工资。这种“病”医院救不了我,只有检察院才能救我。我把检察院视为“救护车”,是他及时地拉着“生病”的我一路体检、送我到监牢“治病”。这次特来为特殊的告别。

  咚……咚……咚……有人敲门,我迫不及待地跑过去开门,啊,真的是媚红来了---她变得如此的憔悴,明显的黑眼圈,中度的眼袋,还有原先白里透红的脸没有一点血气,干皮的白,给人一种贫血的感觉。我的眼睛有点湿润,我真心疼她。

  她一见是我,表情一怔,然后呆若木鸡地立在原地。可能她负荷不起与我这个负心人对峙,她会不会转身离开?

  我急了,平时能说会道的我却道不出一句适时的话。还是王强的老婆一个健步迈出去,边往屋里拉媚红边说:“媚红快进来吧,正好老同学张明也在,真是太巧了,难得见面啊。”她打破了僵局。

  我也来了个假装糊涂说:哎呀,原来是媚红,怪不得这么眼熟。二十多年不见,也不显老,是不是吃上唐僧肉了?我用谎言赞美她,为了转换气氛。

  我的话把媚红引逗的“扑哧”一笑,冲走了她的不适。她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各问彼此的情况,开始聊起来。

  王强与老婆借到对门打麻将出去了。我想利用这个机会道一段忏悔,我说:你不恨我吗?当初那样对待你……

  我就着她的话说:过去的事真的能过去吗?不,如果他给人民群众造成损失与伤害,给党和国家丢了形象,那就得用法律来制裁。

  她在为我担心,为这个与她同窗共读三年的老同学担心,为她曾经的初恋情人担心,为她的负心人担心。

  我说:媚红不必担心,我罪有应得。还是考虑一下你自己吧,单生的日子很苦,找个合适的人做伴,彼此有个照应。

  说完我站了起来,我要走了。媚红也站了起来,伸手与我握别,并嘱咐我进去后好好“吃药治病”早日“康复”出狱!

一及片欧美激情_首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