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王总的女儿?”张建惊得张大了嘴巴

作者:一及片欧美激情_首选   |   浏览(174)

  妻子花花死亡后,张建毅然辞了当地工作,去了北漂。他要离开这个令他伤心的地方。

  在北京一家美资企业里上班,张建从一个普通的印刷业务员做到现在的业务部经理,其间所付出的努力是可想而知的。在公司里,每天就吃饭,上班、下班,睡觉。张建的工作没有假期﹐没有爱情的滋润﹐一次次回避了女同事们赤裸裸的表白,一天到晚都是装着公司规定的制服。直到有一天,王总的新秘书娟娟的到来,才使他又萌发了爱情的欲望——有许多地方娟娟与花花太相似了。

  娟娟的到来,使公司里单身男士精英们欣喜若狂,一个个把自己的优胜通通在她面前展示,有几个自认为自身条件优越的部门经理直接发起了进攻。娟娟虽然年青漂亮、气质高雅,可她却很热情,也很随和,对每一个向她献殷勤的男人都能把持尺度与他们相处,弄得他们搞不懂她更钟爱谁一些。

  张建自身条件不比那些人,而且又结过婚,追求起娟娟来自然不是那么大胆与猛烈,只是那么暗恋着。由于娟娟没有个明确的态度,有些追求者开始失去了耐心,加上有人传言,说娟娟也拿不定主意,在这些“米”里捡“虫”呢。有了这些传言,有几个有个性的追求者选择了退出。但张建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娟娟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仍坚定不移地爱着她。

  一天,张建偶尔听见两个女同事在小声议论,一个说:“哎,我听说娟娟跟王总的关系不一般,经常同进同出,王总还常开车送她回家哩!”另一个接嘴说:“我还听说娟娟住得可是一座别墅唷!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哪来那么多钱?她和王总的关系鬼才知道……”张建听了心里虽然很不舒服,但他没往心里去,他觉得是那些无聊的人在乱嚼舌根子,要么是有人在妒忌娟娟,故意用流言蜚语来诋毁她。就几句闲话又怎能阻挡他对娟娟的爱慕呢!

  世上没什么比流言传得更快,没几天时间,娟娟和王总关系不一般的消息在公司里悄悄地传开了。以前像苍蝇一样整天围着娟娟转的虚伪男人们,在传言的攻势下一个个退了下去。一下子清净下来的娟娟感到情况不对,暗地里找要好的朋友一打听,才知道是流言惹的祸。

  性格要强的娟娟找到张建他们几个男人,没好气地说:“不管你们是不是真得喜欢我,但我必须声明:我与王总纯属工作关系,我们是清清白白的……我拜托你们这些有经济头脑的大男人们,不要去相信那些子虚乌有的谣言!”

  事后有人悄悄说:“哼,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还装什么纯洁!取取乐还行,做老婆嘛,我才不要!”

  就这样,那些男人一哄而散,这样倒给张建提供了良好的机会。这天下班,张建在门口拦住了娟娟,说:“娟娟,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出去喝咖啡。”

  张建的邀请让娟娟很吃惊,她像看外星人似得看着张建问:“这个时候你还敢约我?你就不怕……”“怕什么?你以为我会相信那些流言蜚语?你说一句,去不去?”娟娟眼睛有些湿润,略带几分伤感地说:“去,干吗不去,我还要挽着你的胳膊去哩!”

  晚上,在咖啡店里,娟娟要了两瓶红酒,两杯红酒下肚,张建刚要开口,娟娟先说了:“张建,你说老实话,你刚开始暗恋我吗?”张建一把抓住娟娟的手说:“暗恋过爱过,开始暗恋,现在说出我爱你,将来还爱……张建一直不敢向你表白,是因为……”“是因为你结过婚吧?”娟娟打断说,“我才不管你结没结过婚,只要你现在是一个人,我就有权力去爱你。不过……”

  “不过什么?你是说那些流言蜚语吗?”张建把娟娟的手抓得更紧了,“我相信你的为人,自然不会去相信那些流言,如果连这么一点信任都没有,那还谈什么爱情,以后还怎么在一起生活。我希望你走出流言的阴影,过自己的生活,随别人说去……”

  张建和娟娟的拍拖一传出,马上就有人说张建只要美貌不要名节,这种女人他也要;更有好友来找张建,说对娟娟这种爱慕虚荣的女孩子,你千万别动真感情,免得到时受伤害。张建笑笑说:“我相信娟娟不是那种女孩子,也相信自己的眼光。”见张建不听,朋友急了:“我们是哥们,我就跟你直说了吧,那天早上我见娟娟从王总的别墅里出来,看样子是在那里过的夜。”张建还是很平静地说:“那又怎么啦?王总别墅里那么多房间,家里又不是就他们两人,住一宿又有什么?” 朋友见张建如此执迷不悟,也不再劝他,丢小句“我看你是被她迷惑了,到时后悔别说我没提醒你”!然后摇摇头走了。

  娟娟 见张建顶着强烈的流言蜚语,仍然坚定不移地爱着自己,心里十分感动,总是千方百计地抽时间来陪他,使他冰冷了几年的心又火热起来。这天,王总把张建叫到办公室里,说:“你和娟娟之间的事我都听说了,谢谢你这么信任娟娟和我!对于你这种信任,我决定把我独生女儿许配给你,我相信你不会拒绝吧?”

  王总的这个决定太诱人了,得到王总的女儿,就等于得到王总的公司,放在别人肯定会乐疯的,可张建却摇摇头说:“谢谢王总的美意,我离个婚的人,怎么能娶你的千金小姐呢?再者我和娟娟已经……”“年轻人,别这么早下决定,我给你时间考虑。”王总打断张建的话,然后又俏皮地补充一句,“我女儿可漂亮着呢!”“不用考虑,我现在就可以答复您,我不会娶您女儿的……”

  “什么?你不会娶我,难道你以前说得一切都是假的?”总经理室的门开了,娟娟走了进来,径直来到王总面前,一把搂住王总的脖子说,“爸,张建他欺负我!昨天还说会娶我,今天就反悔了……”

  “啊!娟娟,你是王总的女儿?”张建惊得张大了嘴巴。王总笑呵呵地走过来,拍拍张建的肩膀说:“你是个不错的青年,把女儿交给你我放心……”

  原来,娟娟就是王总的女儿王娟,大学毕业后要来大陆发展,王总有心将来把公司交给她打理,就把她带了过来。女儿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王总希望在公司找一个诚实可信的下属做女婿,日后管理起公司来也熟悉。王娟见父亲手下有几个年轻人挺不错,就答应了,只是说,在一起过日子,相互信任是很重要的,以后漫长的日子里,误会和矛盾肯定是会有的,不能相互信任,决定是过不好的。就这样,他们父女就导演了这一切。

  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张建感到很意外,愣在那里不知说什么好。这时,王总说:“鉴于你对我女儿的信任,我决定把我公司20%的股份送给你算是奖励,也算是见面礼,你看怎么样?”张建说:“王总,谢谢您的美意,您能成全我和娟娟,我已经很感激了,我可不能接受公司20%的股份,这太贵重了,再说我也没资格拿这个奖励。”

  王娟在一旁说:“这是给你对我信任的奖励,你干吗不拿?”张建说:“娟娟,我真得没资格拿这个奖励……”

  “好了,既然你不肯接受,那我就先替你们保管着。对了,你们先聊着,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王总把两个年轻人留在屋里。王总前脚刚走,娟娟就捅了一下张建,说:“你傻呀,我爸白送你20%的股份,你干吗不要?那可是好几百万哪!又不是你要的,是你对我的信任奖励……”“就因为是信任的奖励,所以我才不能要的。”说这话时,江平的眼里有晶莹的东西在闪动。姗姗忙问:“怎么啦?你现在应该高兴才对,怎么难过了?”张建有些慌乱地说:“没什么没什么,我是为我们能在一起高兴的。”娟娟感觉江平有事在瞒着她,见他不愿说,也不好多问,她相信他迟早会告诉她的。

  当初追求过娟娟的那些人得知娟娟原来是王总的女儿时,一个个肠子都悔青了,都怀疑张建是不是先前就知道娟娟是王总的女儿,要不然他会跟一个流言四起的女孩谈恋爱?也有人说张建是运气好,要是凭实力,他可不是那些年轻小伙子的对手,他今天的好运,是那些流言蜚语帮了他。更多的人认为,不能总是用怀疑的目光看人,不是每件事都是你想象的那样。面对大家的议论,张建总是很平静,什么也不说。

  这天,娟娟见张建心情好,就问:“那天我爸要给你奖励,你为什么说没资格拿呀?难道你也怀疑过我们?”“不不,我没有怀疑过你们。”张建说这话时心情有些激动,“我不能拿这个奖励,是因为……”“是因为什么呀?你快说啊。”娟娟急切想知道答案。

  张娟稳了稳情绪说:“娟娟,你知道我的前妻是怎么死的吗?”“听说是车祸。怎么,想起她了?要不,我们抽空去她坟上献束花吧。但这跟有没有资格拿这个奖励有什么关系呢?”

  张建和花花原本是一对恩爱夫妻,张建在当地政府上班,工作稳定,但待遇不高,花花为帮老公分担,就出去找了份秘书的工作。刚开始张建反对花花做秘书,怕人说闲话,可花花舍不得优厚的待遇,硬是做了下来。果然不出所料,没多久就传出花花与老板关系不寻常的流言。刚开始张建也没往心里去,他相信妻子的为人,可时间久了,流言越传越神,有些人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张建也开始不得不信了,不管花花如何解释,张建就是听不进去,非要花花辞了那份工作。

  花花也叫起真来:“我又没做亏心事,干吗辞了工作?要是我现在辞了工作,不正证明我心虚吗?”花花感到很委屈,抹着眼泪去上班了。在路上,她思绪万千,别人说我也就罢了,你张建不应该怀疑我,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吗?她越想越难过,最后一时想不开,撞上了疾驶而来的汽车……

  后来事实证明,人们真得冤枉了花花,她和老总之间的关系清清白白。等知道这一切时,张建后悔的差点追随花花而去。

  听了张建的故事,娟娟心情很沉重,半晌才说:“所以不管流言怎么传,你都相信我,是吗?”张建叹口气说:“当初关于花花的流言传得比你厉害多了,那都能是假的,我怎么会轻易相信你这点流言呢?我已经犯了一次错误,可不能再犯了……”

  “别说了,花花姐在天之灵见你这么自责,也该原谅你了。”娟娟把头依偎在张建的怀里说。“谢谢!谢谢!”张建把娟娟紧紧地搂在怀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一及片欧美激情_首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