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创作方案更是不计其数

作者:一及片欧美激情_首选   |   浏览(108)

  欣赏俄国文学的人会提到俄国文学特有的悲伤,这是一种灵魂的深度,也是俄国作家的特殊情感,用来探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弗吉尼亚·伍尔夫也很享受阅读陀思妥耶夫斯基之乐,她曾这么形容他的作品:“如骚动的旋涡,亦如回旋的沙尘暴,或是嘶嘶作响并翻腾的排水口,将我们吸入。”我们“任其翻来卷去,失去方向,几乎窒息,同时却有一股狂喜向我们席卷而来”。

  关于俄国文学,最常听到的是这些作家善于带领读者进入书中人物的内心世界,功力之高无人能及。他们精准掌握人物的心理,对于疾病缠身、身心缺陷、道德沦丧、厄运不断的角色,更是认真刻画,让读者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俄国文学巨匠很多,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俄国文学现象级的两座大山,前者作品节奏明快,能带着我们进入剧情,至于后者的风格,则是情感浓烈。

  他一生兴趣广泛,博学多才,同时涉猎建筑、解剖、工程、数学等多个领域。在其6000多页的手稿中,他设计了坦克车、降落伞、滑翔机等超越时代的机械,成为西方第一个人形机器人的设计者、第一个绘制子宫中胚胎和发现动脉硬化的人,绘画创作方案更是不计其数。

  然而,由于追求完美和源源不断的好奇心,达·芬奇成为了一名重度拖延症患者。他的画作总是完成得非常缓慢,《蒙娜丽莎》耗时4年,《最后的晚餐》耗时3年,一生的画作数量不超过20幅,直到去世还有五六幅压在手里没能交付。

  达·芬奇的拖延症严重影响了他的客户关系。晚年时,教皇本人委托他给自己画一幅肖像,但达·芬奇接受委托后并没有马上开始作画,而是对不同的草本植物和香油进行了大量研究,试图调制出一种新的清漆用来完成画作,画作完成时间被不断拖延,导致教皇非常恼火。

  达·芬奇本人亦为此苦恼不已,在一则笔记中他写道:“告诉我告诉我,有哪样事情到底是完成了的?”

  冬天吃什么自古以来是一个重大问题,令人意外的是,古人以食御寒的办法也是火锅。火锅从来就不只是现代人餐桌上的宠儿,这门饮食艺术在商周时期就非常流行。

  商周时期,青铜器文化繁荣昌盛,人们常常用青铜器盛满菜做火锅,不过当时器具较小,只够一人食用,故称为“小火锅”。

  北京故宫博物院里有一件西周有盘鼎,又名灶鼎,是商周青铜器中炊器与盛器的结合体。这种鼎,鼎下有托盘用于盛放炭火,跟今天火锅的构造非常接近。这件西周有盘鼎高20.2cm,宽16.4cm,重2.26kg,从容量来看,确实是“小火锅”。

  之后火锅变得普遍起来,类型也更加丰富。在历朝历代的文物中都有火锅出现,汉代甚至出现了分格鼎,类似于现在的鸳鸯锅,辽代壁画中也出现涮火锅的吃法。

  迅哥爱吃零食,在《零食》一文中所述“那功效,据说,是在消闲之中,得养生之益,而且味道好”,积极为零食代言。他尤其爱甜食,如果有双十一,迅哥一定先囤上三样甜食:羊羹,柿饼,萨其马。

  在日本留学时,他特别青睐一种叫“羊羹”的茶点。这羊羹是“用小豆做成细馅,加糖精制而成,理应叫‘豆沙糖’才是正办”。

  迅哥在日记里写:“午后得羽太家寄来羊羹一匣,与同人分食大半。下午齿痛。”此时的迅哥一定觉得又难过又快活,第二天他只好去王府井治牙,又作了一篇日记:“午后赴王府井牙医徐景文处治牙疾,约定补齿四枚……过稻香村买饼干一元。”

  迅哥,你怎么管不住你的手呢?和所有热爱甜食的孩子一样,只要眼前出现了甜食,眼冒金光,哪里还记得牙医手里明晃晃冰冷冷的钳子呢。

  有朋友从河南来,送给鲁迅一包柿糖,鲁迅一尝,“又凉又细腻,确是好东西”。许广平告诉他,这是河南名产,用柿霜制成,性凉,如果嘴上生些小疮之类,一搽便好。

  吃了大半柿糖的鲁迅只好在日记里嘀咕一下:“可惜她说的时候,我已经吃了一大半了,连忙将所余收起,预备嘴上生疮的时候,好用这来搽。”

  虽然收起了柿糖,可迅哥夜里都睡不着,光惦记柿糖,心向往之不如动身,“因为我忽而又以为嘴上生疮的时候究竟不很多,还不如现在趁新鲜吃一点,不料一吃,就又吃了一大半了。”

  鲁迅一定也很喜欢吃柿饼,不然怎么文章中,他写道农妇想象皇后娘娘的福气——睡醒了就喊:太监,给我拿个柿饼来!”八成是写到一半,又想来一份甜食了。

  如果民国也有双十一,鲁迅先生一定放下他横眉冷对千夫指的笔,赶紧将各家甜食加入购物车。

一及片欧美激情_首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