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是话刚出口

作者:一及片欧美激情_首选   |   浏览(54)

  【龙虎网报道】近日,一组以“南师惊魂夜”为主题的恐怖小说正在南师学生中火热传播。在短短的八天内,四篇小说的总访问量已达1万1千多次。他的作者,南师新传院12级新闻班的沈威,也因此成了网络“红人”。

  “南师惊魂夜”系列小说现已发布一篇引子和三篇正文,分别与南师大的保研路、敬文图书馆与化成楼有关。文章以第一人称为视角,讲述了作者进入大学后所经历的一系列恐怖故事,故事中所涉及的人物名字都是身边同学的名字,也就更增加了真实感。“每个学校都有那么几个恐怖故事,我就把南师的恐怖故事艺术加工了一下,写给大家看”,谈到创作原因,沈威如是说道,“不过,所谓恐怖故事嘛,切勿当真。”

  原本只是为了将这些故事分享给身边的同学看,如今却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最感人的是有同学主动给我提供素材,我原本是计划写13篇的,这样可能要增加到20篇。”沈威也表示,在同学们“什么时候出下一篇”的唠叨声中写文章,“压力再大也幸福。”

  这些小说写来并不简单,搜集资料、考察地形、联系“演员”,一个都不能少。至于写一篇文章,更要花费四到五个小时。“有的时候感觉人物和情节已经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每次写到最后都是人物领着我走”虽然因此耗费了许多的时间、精力,但在每发表一篇后看到同学们积极地讨论,满足感足以战胜一切。

  “好恐怖的,关键是有的地方写的还挺真实,我走到图书馆啊化成楼,还会觉得挺害怕。”戴同学说道。害怕又期待,已成为同学评价中的主旋律。

  “敢想敢干,文笔尚可,题材取自身边,让人眼前一亮,要是能赋予些思想而不单纯是恐怖小说,那就更好了”谈到这个系列的小说,给小说配图的陈凯宁同学如是评价道。勇于尝试新鲜题材,让身边同学做主角,沈威小说的独到之处也正在此处。

  要写出一篇有意思的小说,一定的知识储备是必须的。“从小就对文学创作很喜欢。”提及他的“恐怖”之路,沈威笑着说道。在高三繁忙的岁月里,他还忙里偷闲地创作了一系列讽刺文言小说,“就是有仿照聊斋志异的味道,写了十几篇,不过后来被我爸发现了,就专心高考再,没创作了”。

  “目前目标就是在寒假之前写完,毕竟寒假回家以后就不能实地考察了”至于这个系列写完之后,有没有什么新打算,沈威表示,作为学生,肯定学业为重。(南京师范大学校园记者 韦君宇 朱燕丹)

  (引子)每所大学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些故事,故事里的“它们”往往不为人知。其实,只是缺少一个揭露的人。有时候,选择权并不在你手里。——《川戈笔记》

  不知不觉中,在南师已经度过了不少时间,很难想象,这里是怎么破坏我之前对大学的所有憧憬的,总之,那点可怜的期盼,早就无影无踪了。当然,当我知道国内所有的大学都是这样时,我总算有了点心理平衡,不过,别的地方肯定是没有这么的……奇怪。

  一个人走在前往图书馆的路上,难免会受些刺激。显然,一对对卿卿我我的小情侣,让一向豁达的我也生出了萧索之感。无奈地苦笑一声,我折过身子,踏上了树林间的小路,虽然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夜色中摸索也不好受,但显然,是强过当灯泡的吧。

  抬起头,月已半圆,透过稀疏的树叶投下一些惨白,与前方学明楼的灯光相辉映,算是给了我一个方向的指引。不知为什么,月,楼,宿舍,这三者的位置总给我一种熟悉之感,仿佛以前曾经在那里见过似的……可是,我只是个刚刚结束军训的新生而已,以前也从没来过仙林,应该不会见过啊……为什么呢

  紧紧地皱着眉头,我一时想的出了神,连脚步也停了下来。风拂枝叶,沙沙作响,轻柔而又舒缓,慢慢地带动着我的思绪。好像就是这个,没错,我想到了,就是……“啪”,一只手不轻不重地落在我的肩上,拍飞了我的答案,接着和另一只冰凉的手一起,湿漉漉地捂住了我的眼睛,低沉的声音从我身后响了起来:“猜猜我是谁”

  我不客气地回过身子,打落那双手:“朱皓,别闹了,手洗完了也不擦干。”朱皓奇怪地咦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是我”“宿舍里一共就四个,都一个月了还认不出嘛。”我没好气地说到,“这么大了还玩这个,走,上课去。”他应了一声,我们两个并肩朝学明楼走去。

  快要走出树林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回头看去,黑压压的一片,只能看见模糊的黑影,衬着弯月奇异地明亮。月,楼,远远地吊在我的身后……想起来了,是“双槐抱珠”局!我一下子一个激灵,那些已经快要被遗忘的记忆再次浮现在我脑中——已经去世的姨姥爷,他家的一堆堆古籍与道具,他讲的那些离奇的故事,他被人骂做神棍的时候……摇摇脑袋,将这些再次挥去,我自嘲一笑。昨天刚上了思修课,居然还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小时候看看就算了,现在可是大学生了。

  可思绪一旦挑起,就像洪水一般,再也刹不住闸了。整节课,脑中浮现的,都是各种各样的胡思乱想。南师大门,似乎就是个“虎牙缺”,整个东区与“七星含镜”有七分相似……想到这里,我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按这些来说,学校早就冤魂遍地了,可军训半个月,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吗,迷信不可信啊。我信誓旦旦地安慰自己,可不知为什么,总是感觉有些不踏实。算了,听课吧,不要乱想了。

  和一直以来男生宿舍的习惯一样,今天四个人又是到了午夜才睡。按每天睡前的习惯摘下眼镜,我躺在床上,听着闹钟的滴答声,清晰地知道时间已经过了12点。闭着眼,我感觉黑暗从四面八方袭来,渐渐包围了我,带着一种莫名的压迫感,似乎有种喘不过气的迹象。我猛地睁开了眼,目光所到之处,一片黑暗里闪着一丝异样的白光。眯着眼睛,努力想看清那个地方,近视的眼睛却无能为力。伸手摸了几下,找到了自己的眼镜,我低头戴上,再次向那个地方看去。

  原来是宿舍的电视,微凸的屏幕上,冷冷地发射着些许的光亮。随着双眼渐渐适应,我也也清楚地看到屏幕上映着上铺那三个人安详地睡着……等等,哪里来三个

  我一下子跳下床,看向范思成的铺位,他四敞八仰地睡着,边上哪里还有人的存在难道刚才我看错了使劲揉揉眼睛,我也只能认为是刚才自己眼花了。叹一口气,我转向自己的那张床,床上,赫然是一具背对着我的身影!

  我强忍住自己的恐惧,伸出颤抖的手,咬着牙抓住那个“人”的肩,却感到一阵异样的轻松——对方很顺从的转过身,将一张血肉模糊的脸贴了过来……

  “啊”!我一下子直起身子,看着窗中透过的阳光,喘着粗气,一边擦着脸上的冷汗。幸好是个梦,我松一口气,准备起床去上课……

  范思成停下脚步,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眼光中透着几分诡异,像是在等着我说出那个禁忌。我兀自强忍着,可那只手却似乎勾的更紧了,仿佛还揪住了我背上的皮肉,促着那几个字的出现。我终于受不了这种压迫感,低声说了出来:“这里的布局根本不像教学楼,像是个——”

  到了四楼,我停了下来,歇歇准备继续,他说他就在五楼办公室等我。拐弯前,我下意识地看向四楼的镜子,头发一下子全都炸了起来——我背后的大片阴影里,缓缓地伸出一只手,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但已确实地触到了自己的鞋!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把手里一直紧攥的银杏叶甩向脚下,叶片触地,发出了金铁交击之声,我顾不上细看结果如何,慌不择路地闪进了四楼。

  食堂里灯火通明,人来人往,但我的心中,却升起了一股无法抗拒的凉意,食物蒸腾的热气,再也勾不起我的食欲,各种饭菜的香味传来,却似乎让我作呕。窗外的夜色仿佛透过玻璃浸润进来,如水一般侵蚀着我的每一分骨骼。我的眼睛模糊起来,身边走过的同学们,也似乎走得越来越僵硬,越来越呆板。他们盘里的饭菜有白有红,仿佛成块的血肉……

  突然,一只手从我身后伸了出来,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胳膊,紧紧地攥着,死死拉扯着我,不让我跨出去。我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凉意,鸡皮疙瘩顺着被抓住的地方蔓延到整个上半身。我拼命挣扎,但怎么也挣脱不了这只手。

  这时,另一只手从电梯口伸了进来,我一把抓住,但匆忙中手偏了一点,只抓住了对方的袖子。但我已来不及再去找手掌在哪里,借着抓住的袖子上把我往外拉的力道,拼命和身后的手做抗争。

  猛然间,我感觉背后的手一下子变多了起来,有好几只手一起拉住了我,而且分别拉住了我身上不同的地方。虽然不知道电梯外的那个人哪里来的力气居然可以和我背后的那些“东西”的好几只手对抗,但场面就一下子僵持了起来。

  情急之下,福至心灵般,我脑中突然浮现了曾经看过的一句辟邪咒,我几乎是用吼地喊了出来:“灵宝感应敕慑龙虎!”几乎是话刚出口,电梯外拉着我的手突然缩了回去,我只感到手上一烫,那块被拉着的袖子“刺啦”一声裂了开来,我一下子被拉回了电梯中。

  意外的是,我并没有撞到冰凉的电梯墙壁,而是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被我撞到的人发出了一身惨叫,摔倒在地上。

  此时,我不由自主地起了些疑心,下意识地开始观察张智的举动。他的步伐十分稳定,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不对……

  等等,他的步伐太稳定了,甚至有些……机械。我浑身一颤,连忙伸手去拍他的肩膀:“张智,你有的点不对劲啊。”可是这一拍,我却吓了一跳——张智的肩膀,居然十分僵硬,我仿佛是拍在一块冰冷的石头上。

一及片欧美激情_首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