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没听说过虹影呀

作者:一及片欧美激情_首选   |   浏览(194)

  一个外国作家花数年时间,创作关于中国20世纪的史诗性小说,而且,还写得令人心碎。这位外国人就是著名女作家虹影的丈夫亚当·威廉姆斯。他有个中文名字叫韦蔼德,他是家族中第四代在中国生活的人,他把外婆讲给他听的中国故事写成了《乾隆的骨头》一书。昨天在北京,韦蔼德在虹影陪同下接受了扬子晚报记者的采访,韦蔼德透露,遇到虹影后,创作冲动一发不可收,虹影则表示,自己没做什么,只是做做校对。

  眼前的韦蔼德温文尔雅,能说非常流利的汉语,这似乎与他小说中波澜起伏的故事有的一拼。他说自己出生在香港,后来随父亲去日本,“但是粤语和日语都忘了。”

  虹影介绍,《乾隆的骨头》是韦蔼德中国三部曲中的第二部,第一部写义和团,第二部写军阀混战,第三部从建国前期写到1990年。“他写第三部的时候正好与我认识,我们两人完全不同,我是写完了故事才会告诉人,而他不是,他每写一章就要念给我听,好几次半夜把我推醒,给我念,我只好敷衍他,说蛮好的。”虹影说,读了第三部,特别令她感动,称比张贤亮写得好。

  韦蔼德透露,第三部书写作中虹影给了他很多启发,比如书中写一对母女,女儿为了妈妈去做了间谍,多年后再次相逢,却不知从何说起,“分开这么久,她们会怎么说?开始我写了一大段对话,后来虹影让我安排进一个细节,母女俩不约而同地去拿桌子上的茶杯,两只手无意间触碰到一起,泪珠从她们的脸上慢慢落下。这样的情景描写,胜过多余的语言。”

  虹影称自己是处女座的人,看到一点瑕疵,就会说出来。而且,“我知道英文写的是什么,怎样让中国读者读懂它。”

  谈到与虹影的相识,韦蔼德回忆,2004年,他的第一本小说刚刚问世,有点飘飘然然,“在北京一个朋友家聚会,朋友说这是虹影,她也是写小说的,可我没听说过虹影呀!所以,我用一个小时告诉她什么是代理人,该怎样写信给出版社。我不知道那个时候她已经写了30本小说,发行到25个国家,而我才写了第一本书,我居然教她怎么写书。她很有耐心听我说,一个外国人告诉她怎么写书,真不好意思。后来我看了她的《饥饿的女儿》等好几本书,原来她是大作家。”

  从那次见面后,虹影给韦蔼德留下深刻印象。2005年,《乾隆的骨头》英文版在伦敦举行新书发布会,“我还记得她,想这是一个借口,我请她参加,她真的来了,让我好感动。”

  韦蔼德告诉虹影,他们家在意大利有座房子,冬天他喜欢去那里写作,巧的是,虹影也要到威尼斯去参加意大利一个出版社举办的女性作家演讲活动,于是,他们约好在威尼斯见面。结果,好事多磨,韦蔼德的汽车途中爆胎,差点就错过了这段跨国姻缘。“我们从海明威曾经去过的酒吧出来,冬天的威尼斯,街上没人,明月高悬,古老的建筑,幽静的湖面,反正威尼斯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我的故事完了。”说完,韦蔼德像孩子一样笑了起来。

  韦蔼德告诉记者,小时候外祖母每天晚上给他说一个故事。他以祖辈在中国的亲身经历作为创作素材,让北洋军阀、白俄雇佣兵、中共党员、苏联顾问、日本间谍等轮番登场,再现了二十世纪20年代的中国面貌。“我对中国20年代非常感兴趣,所有的一切,都可能改变。”

  小说《乾隆的骨头》从1922年写起,英国姑娘凯瑟琳来中国寻找生父,但寻父未果,她只好寄居在母亲旧友艾顿家。为了躲避与艾顿家两兄弟的三角恋情,凯瑟琳走上北伐的战场,在硝烟中做起了一名战地护士。凯瑟琳的牛津同学俞馥夔是一位革命者,为了推进中国革命,她嫁给了军阀孙传芳手下的反间谍头目杨怡良,借此为共产国际刺探情报。在谍战中,俞馥夔发现自己成了丈夫获取功名的棋子……

  虹影透露,她刚为韦蔼德第四本书做完校对,“每一本都是60万字,去年一年就在这几本书上面了。”问她如何评价老公的作品,虹影说,“第一部打7分,第二部打8分,第三部打9分,第四部简直完美无缺,为什么?因为你那个时候跟我在一起了。”记者 蔡 震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一及片欧美激情_首选